啾吖
主食铠约,约铠,双约,约策

我的老婆是伪Alpha 【1】

相亲中……

守约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有些慌张,他想问问花姐这尼玛是omega啊?都比一个alpha差不多了吧,说bate他还信。但是他必须硬着头皮上,守约看着眼前的冷漠男人伸出手主动去跟他打招呼,没想到铠不仅没握住还无视点了份甜点。守约扯着嘴角尴尬的收回手在铠的对面位置看着铠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好笑“你喜欢吃甜的吗?”铠这才抬起头看着守约,嘴上沾满了奶油守约伸手替他抹去,铠也没脸红只是看着守约,低沉磁性的声音从铠嘴里钻出再钻入了守约的耳朵里。而守约喜欢的就是这种声音,他有些脸红的抖了抖耳朵。


“你会做饭?”铠盯着守约的耳朵,想褥……铠本来就是个兽耳控,所以看到守约是个半魔种有毛茸茸的耳朵就早已在心里加分了,如果守约要说他会的话他当场把守约领走。反正也是出来应付相亲的他妹妹已经叨叨他好久了也就被迫出来相亲了,他看到守约点头眼睛一亮站起身牵着守约就往外走,走之前还不忘往桌子上结账当守约看到桌子上那好几张红钞票他不禁一阵扎心,这就是差距吗?同为omega他怎么这么有钱!铠将守约拽到自己家自己妹妹面前守约这才回神,露娜看着眼前的人一种怪异的表情浮上脸上随后她用这种表情看着自家哥哥。希望有个解释,铠看着守约生疏的样子心里有些不悦随后把守约拉进怀里跟他妹妹说“他是我对象了,叫嫂子”随后露娜顿时绽放笑脸,她还以为她哥这辈子都是泼不出去的蓝颜祸水。


守约怪异的看着铠,什么玩意……?他不是omega吗?怎么这么像alpha……铠看着守约的表情有些好笑,下意识在守约的耳朵上褥了两把,尾巴和耳朵是魔种最为敏感的地方,严重的话还会刺激的提前发情,守约顿时脸红嘴里差点流露出什么羞耻的声音。


铠不管妹妹了,拉着守约就走,向他的别墅前进……


我和他的故事【2】

“此生遇你”

“此生无悔”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沉沦于你,最开始我把这种情感归为羡慕。然后我慢慢改变这个情感的位置却迟迟不肯定为爱情。毕竟,我不值得。当听到你有心选我有些落寞但很快当起了你的月老,当我听到你那个心选的扎心话语我内心是气愤的。

我不停的安慰你,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走出了雾境愿把这种感情归为了爱。也许我要感谢你那位心选,是他让我看清的吧?

我看着兜里的戒指终究还是懦弱准备放手,你却说我们凑合在一起吧,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顿时像是被千刀万剐,随后觉得算了。你看到了我这样很快改了口,我鼓起勇气。

在一起了……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我。从头到尾我一厢情愿,最后我发现……是我想多了。

你说,你只是在装傻。我说……我知道,我从头到尾都知道我也不傻。我知道你从头到尾都在装傻,可是,谁又不是呢?

过分懦弱让我害怕就想放手,你却抓紧我的手,告诉我。我放手没事,因为你会抓紧我的手。我开始决定我不能再放手了。

“你就像罂粟让我沉迷”

“I love you”

“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我和他的故事【1】

从前,有个人。他喜欢一个人,可是这个人太懦弱不敢说,直到他喜欢的人告诉他。他有喜欢的人了,于是这个懦弱的人就默默陪着他,陪他疯陪他闹。甚至帮他牵线,他想。这个人幸福就可以了,他没事,他还能遇见另一个人。

那个懦弱的人干了,他去给他喜欢的人牵线了,牵线牵的比较顺利,于是这个懦弱的人高兴的跟他喜欢的人说。我帮你牵线成功了,他喜欢的人十分高兴。而这个懦弱的人觉得值了,但是没过多久,他喜欢的人就来找他。

说,我是不是最快的一个分手的?刚处就分手了?不,那个人压根就没有把我当成对象……

那时候我既心疼又庆幸,那时我不知道我在庆幸什么,现在我才明白,我那是庆幸他没有离开我,而我……还有机会……

【我和我对象铠的故事👀✨】